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 鐵礦石降價已成必然

鐵礦石降價已成必然

2019-11-08 06:43   评论:69 点击:353

鐵礦石降價無懸念

受益於全球鋼鐵業周期性繁榮,鐵礦石長期協議價格連續6年上漲,累計漲幅達400%。現在看來,上漲的步伐終究要戛然而止了,由於鋼鐵行業的外部環境已發生重大變化。

金融海嘯席卷全球 ,世界經濟嚴重低迷,發達經濟體已陷進“蕭條”。IMF最新的《世界經濟展看》估計今年全球經濟增加將降至僅0.5%,為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最低增速。其中發達經濟體經濟將出現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首次全年負增加,降幅將達2%。

全球經濟衰退令鋼鐵業蒙受嚴重衝擊。日本經濟產業省表露,日本1季度計劃粗鋼產量1926.2萬噸,同比減少1157.3萬噸,降幅達37.5%,為1970年以來的38年內的最低水平。美國1月份粗鋼產量為451萬噸,同比下降52.8%。歐盟鋼廠發貨量估計下降23.3%。國外研究機構展看,2009年全球粗鋼產量將下降10%以上。由於全球鋼鐵產量下降,估計2009年全球鐵礦石需求量將下降1億噸以上。

麵對鐵礦石需求急劇萎縮的不利形勢,礦業三巨頭再次把希看寄托在中國市場上。力拓團體表示,盡管全球市場正經曆動蕩,中國往年4季度經濟增加確實較3季度放緩,但中國需求對大宗商品價格的推動感化能夠維持。巴西淡水河穀公司也以為,鑒於中國長期基本麵強勁及近期公布的一攬子刺激措施,估計中國對鐵礦石的需求將在2009年上半年反彈。

但是,中國在此輪經濟衰退中不可能獨善其身。盡管中心出台了4萬億元投資計劃等一係列刺激經濟計劃,但經濟下滑態勢已不可避免,2009年中國GDP增速將在8%擺布。綜合分析國內需求狀況和鋼材出口形勢,估計2009年中國粗鋼產量4.9億噸,比上年減少1000萬噸 。鐵礦石進口數目也將相應減少,三巨頭的欲看將會落空。

在全球經濟衰退、低級商品價格暴跌的大背景下,鐵礦石需求大幅萎縮必然導致價格大幅下滑。

指數定價難以推行

二十多年來,長協礦價格實行年度集體議價機製:由世界主流鐵礦石供給商與其首要客戶進行談判,決定下一財政年度鐵礦石價格(離岸價格),任一對談判對手率先達成協議 ,其他各方均接受此結果。目前談判格式是巴西淡水河穀和澳大利亞必和必拓、力拓代表供方,中國寶鋼、日本鋼廠、歐盟鋼廠代表需方。

實踐證實,“長期供貨協議+年度價格談判”是一種雙贏模式,實現了交易雙方長期共同利益最大化。供需雙方簽訂鐵礦石長期供貨協議 ,一方麵使鐵礦生產商獲得長期穩定的客戶,保證鐵礦石銷售,有效化解了巨額投資風險;另一方麵使鋼廠得到穩定的鐵礦來源 ,保證了生產經營正常運行。年度談判機製則避免了鐵礦石價格頻繁波動。

但是,談判機製在往年遭到破壞。2008年2月18日,淡水河穀與新日鐵達成65%~71%的漲價幅度,亞洲、歐洲鋼廠紛紛接受這一結果。但是 ,“兩拓”以未能反映澳礦運費方麵的上風為由,拒盡接受這一結果 ,要求獲得運費補償,並威脅假如要求得不到滿足,賣方將中斷長期協議。為了避免談判破裂,寶鋼不得不做出讓步,與力拓達成79.88%和96.5%的漲幅,比巴西礦高出約15個百分點 。更令亞洲鋼廠愁悶的是,在稍後“兩拓”與歐洲鋼廠達成的漲幅卻是71%,大大低於亞洲市場價格。實際上,2008年談判出現了三個漲幅。

必和必拓的長期目標是:以指數價格係統代替傳統的年度價格談判,即以一種更有彈性的反映現貨市場需求的指數體係來定價,力爭實現長協礦按月度或季度定價。2008年談判結果表明,必和必拓力圖顛覆談判機製的努力取得了突破性進展。集體議價將演變成一對一談判,澳礦、巴西礦價格不再“同漲同跌”。

2008年下半年,由於鐵礦石供求關係發生逆轉,三巨頭強勢地位有所削弱,指數定價遭碰到中國鋼廠的強烈反對。必和必拓2008年底向中國鋼廠提出:假如中國鋼廠同意新定價機製的話,必和必拓將從2009年1月1日起按價格指數銷售更為便宜的鐵礦石,這意味著中國鋼廠能夠提前一個季度結束采購高價長協礦 。

據粗略估算,當時澳礦現貨價格低於長協礦20美元 ,應當承認必和必拓的建議具有相當的吸引力,然而鋼廠拒盡了這一建議 。指數定價到底對中國鋼廠有什麽不利的地方?

首先,指數定價是歧視性價格 。鐵礦石現貨交易僅占海運市場的20%,首要集中在中國市場,日本、歐洲基本上沒有現貨市場。現行的鐵礦石價格指數以中國港口到岸價格為基礎編製,也就是說僅僅是針對中國現貨市場。假如實行指數定價,相當於按現貨價格結算,但是在日本、韓國、歐洲市場無法履行。作為最大的鐵礦石用戶按現貨價格購買長協礦,這是一種歧視行為,中國鋼廠難以接受。

其次,指數定價實際上是按到岸價格結算,其中包含了海運費。盡人皆知,海運費價格波動劇烈,最高時占到岸價格的一半以上。以往年為例,巴西—中國航線現貨運費從1月初的51美元/噸暴漲至6月份的108美元/噸,然後又暴跌至12月初的7美元/噸。為規避海運費風險,鋼廠紛紛自建船隊或長期租船 。指數定價方式,不僅使鋼廠失往鐵礦石價格議價能力,而且也喪失了規避海運費風險的主動權,將對鋼廠生產經營建成很大困難。

再次,對鋼廠和鐵礦生產商而言,簽訂長期協議,就是為了保證買賣雙方交易數目和價格的相對穩定,兩者缺一不可,這不僅對鋼廠有益,對鐵礦生產商也是有益的。一旦實行指數定價,相當於鋼廠向鐵礦商承諾了長期采購數目,但是沒有議價能力,價格風險敞口。利益的天平完全傾斜到鐵礦商一方。皮之不存 ,毛將焉附,對鋼廠而言,長期協議就失往了存在乎義。

鑒於上述啟事,中鋼協多次表態果斷反對指數定價方式。可以預感,隻要中國鋼廠果斷反對,指數定價方式就難以推行。

對於指數定價方式,三巨頭之間存在分歧,淡水河穀鐵礦石銷售部高管表示,淡水河穀撐持鐵礦石基準定價體係的態度,不撐持可能的新的定價機製。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方發表聲明,明確否定長協礦談判模式。在2009年度談判中,本來的談判機製仍在繼續運行。

談判猜想之一 :長協礦下降40%

對於2009年鐵礦石價格 ,市場普遍以為降價幅度在30%~50%。歐洲鋼鐵企業以為鐵礦石市場進進“買方市場”,堅持鐵礦石價格應回落至2005年水平,即2009年鐵礦石價格下降50%。日本JFE鋼鐵公司表示,希看2009年鐵礦石長期供給協議價格最少跌至2007/08年水平 。這意味著巴西鐵礦石生產商必須最少降價39%,澳大利亞生產商相應降價45%擺布。

2月初,俄羅斯鋼廠MMK與哈薩克斯生產商ENRC就2009年鐵礦石價格達成了41%的降幅。新的價格由本來的85美元/噸降至50美元/噸,從2009年1月開始履行。固然MMK與ENRC未被納進鐵礦石談判框架,但其終究的談判價格客觀反映出市場供大於求,對正在進行的國際鐵礦石談判具有很大的參考價值。另一方麵 ,考慮到鋼材價格已跌至2007年水平,鐵礦石價格亦應回落至2007年。是以,下降40%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

談判猜想之二:歐日鋼廠率先達成協議

盡管中方為談判做了大量籌辦工作 ,諸如清算鐵礦石進口秩序、簽訂行業自律公約等 ,並多次發表對談判的看法,但是並不意味著中國鋼廠把握了談判主動權。第一 ,中國市場存在現貨礦和長協礦兩個價格體係,在大多數時間裏,現貨礦高於長協礦價格,三巨頭常以現貨礦作為價格參照,抬高談判要價 ,增加了中國鋼廠談判的難度。日本和歐洲市場則不存在現貨礦這一障礙,能夠比較順利地與對手形成共叫。其次,目前歐洲 、日本鋼廠處境比中國鋼廠更加艱難。受汽車、家電及建築業需求急劇下滑影響,日本1季度粗鋼產量估計同比下降37.5%,歐洲發貨量下降23.3%。與此同時,鋼材價格同比下跌20%,與2007年1季度價格基本持平 。據國外機構展看,2009年中國鋼廠息稅折舊及攤銷前利潤將下降76%;歐美日鋼廠由於產量、價格雙雙下滑,下降幅度達86%。顯然,在減產、裁員、盈利驟降等諸多壓力下,歐洲、日本鋼廠有更充分的理由要求三巨頭大幅降價。

假如中國鋼廠不能比歐日鋼廠談出更低的價格,爭奪口惠而不實至的首發價格就毫無意義。當歐洲或日本鋼廠率先與賣方達成一致時,中國鋼廠采取跟隨策略,也不失為一種更好的選擇。

上一篇:年尾看鋼鐵也數據
下一篇:武鋼股份受惠取向電工鋼反傾銷

我来说两句已有69条评论,点击全部查看
我的态度: